当前位置: 118彩图库 > 学信档案 > 正文

北大眼视光中心专家告诉你,北大人民医院赵明

时间:2019-09-17 00:11来源:学信档案
校刊讯我校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视光学中心在马年岁尾和羊年新春的短短一个月中,接收治疗了8000余名患者。从1月13日寒假的第一天起,眼耳鼻喉科医院特色城的眼科视光学中心内

校刊讯 我校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视光学中心在马年岁尾和羊年新春的短短一个月中,接收治疗了8000余名患者。从1月13日寒假的第一天起,眼耳鼻喉科医院特色城的眼科视光学中心内患者就接踵而至,5位专家和6位视光师平均每天接待近300名患者,对他们进行近视、远视、弱视、斜视、散光、视疲劳、疑难验光、准分子激光手术、医学配镜等治疗。据眼科专家介绍,一到寒暑假,学生因用眼过度而引发的眼疾就会增多,造成门诊量激增。专家提醒学生注意用眼卫生,尤其不要长时间打电脑游戏。发现视力减退,应及时就医。

到了暑期,哪个地方孩子比较多? 游乐场、景点、学习班……其实,还有一个地方,那就是眼科。或许,你早就感觉到身边越来越多近视的孩子了?这不是错觉,事实上,近年来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比例快速增加,近视率已高居世界第一。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眼科主任、教授杨柳表示,“我国青少年近视发病率高达50%~60%;弱视发病率为2%~4%,低视力发病率为1%~2%,现有戴眼镜的人数超过8亿人。”近视防控已经上升成为国家层面重视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

 

(周建莹)

其实,“在目前眼科就诊的人群中,很大一部分人的眼球本身没有任何器质性的病变,而是视光学方面的需求,最典型的就是年轻人的近视和因年龄增加而出现的远视。”杨柳表示,传统眼科学的重点关注于眼部组织的病理状态,不太可能对这些有意义的视觉问题进行研究,而这些恰恰是眼视光学研究的内容。

在医院的眼科门诊中,70%以上的患者涉及视光学范畴,包括近视、远视、散光、老视、低视力、双眼视异常等等,而真正意义的眼科疾病不足30%。尤其是近年来青少年近视的发生和进展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公共卫生问题。

好不容易抽空去了人山人海的眼科门诊,却发现一般都是对各种眼科疾病进行药物和手术治疗,孩子只是单纯近视怎么办?有没有专门的科室诊治?有,这里就要介绍一个比较新兴的专业了——眼视光学。近视防控是眼视光专业的主要研究内容之一,很多人对这个学科不太了解,眼视光学是医学领域的一门交叉学科,以眼科学和视光学为主,结合现代医学、生理光学、应用光学、生物医学工程等知识,以保护人眼视觉健康为主要内容。但由于历史原因,我国该学科发展较为滞后,70年代才开始系统地的研究,2001年眼视光学才经教育部批准成为一个新设置的专业。这个学科的科研重点就是针对视觉方面的研究,如近视、弱视、低视力,眼镜、角膜接触镜、屈光手术及其他视觉方面矫正的基础、临床研究等。这样看来,是不是很符合大家对于近视、老花眼等视觉问题的治疗需求?

眼视光专业委员会全体委员合影

图片 1

“北京医师协会眼科专科医师分会眼视光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上,北京医师协会会长郭积勇、秘书长郭建平出席了成立大会,并为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及全体委员颁发聘书。

图片 2

国内外专家齐聚 呼吁加强高端眼视光人才培养

甚至可以夸张地说,我们身边几乎每两个孩子中就有一个近视了。五一前夕,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高达53.6%。目前14.5%的六岁儿童,超过三分之一的小学生,七成以上的初中生和八成以上的高中生都患有近视。在高三年级学生中,高度近视(近视度数超过600度)占比达到21.9%,而高度近视是致盲性眼病之一,你就说可怕不可怕?

北京医师协会眼科专科分会会长陈有信教授表示,眼视光学是眼科临床的重要分支,与发达国家比,我国眼视光学科发展起步较晚,北方地区的眼视光学科发展重视程度也明显弱于南方。在此背景下,眼视光专业分委会的成立,希望能促进北京地区的眼视光学科发展,促进眼视光相关的医疗、教学、科研、转化、公益等事业的进步。

北大第一医院眼视光中心

在日前举行的北京医师协会眼科专科医师分会眼视光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上,赵明威表示,我国眼视光领域的两大痛点,一是缺乏执业称谓和执业出口,二是缺乏高端人才,已成为我国眼健康领域急需补齐的短板。

心忧孩子没问题,但别病急乱投医

成立眼视光专业委员会,引领眼视光学科发展

有一点要注意的是,虽然很多家长都会忧心孩子的近视治疗问题,但千万别“病急乱投医”。今年4月国家卫生健康委、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儿童青少年近视矫正工作切实加强监管的通知》,要求严格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近视防治指南》等,规范开展儿童青少年近视矫正工作。因此,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一定要到正规的医疗机构找专科医生,选择合适的医治方案,以免对娇嫩的眼睛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赵明威对于眼视光专委会宗旨与筹备工作做了相关说明,并对医师学会领导专家、眼科分会专家及全体委员表示感谢。他肯定了筹备组的工作成果,指出:专委会成员来自北京眼视光相关医疗机构,将共同促进北京地区的眼视光学科发展,以及眼视光相关科研、成果转化,公益等事业的进步。

据悉,传统的眼科患者中真正属于眼科疾病需要特殊药物或手术治疗的比例通常不足50%,其余大部分属于近视、老视、低视力、双眼视功能异常等视光范畴。因此,5月18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扩大规模成立了新的眼视光中心,希望能在青少年进行近视防控和科学矫正上为大家提供专业的医疗服务,我们去看近视、老花等视觉问题也能得到更为专业、更有针对性的治疗。

北京眼视光联盟是在“专委会”的指导下,由北京大学医学部眼视光学院牵头组建,北京市各级各类眼视光专科医院、综合医院眼科及眼视光中心构建的公益性医疗协作组织。

图片 3

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学院瞿佳教授对未来眼视光发展战略提出展望;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张康教授总结包括基因翻译、干细胞、基因编辑、人工智能等眼科治疗的新进展;香港理工大学Pauline Cho教授分析了OK镜的佩戴是否会增加葡萄球菌抗菌素的耐药性;上海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医院褚仁远教授解说中国眼视光常见误区;天津市眼科医院王雁教授展示波前像差理论在眼科和视觉光学的最新应用;北京儿童医院李莉副教授讲述儿童眼睛验配经验;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马军教授从流行病学角度分析中国儿童青少年近视发生现状及变化趋势,并从外界环境角度探讨近视防控手段;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荣蓓副主任医师介绍接触镜的安全问题和接触镜引起的角结膜病变;王凯指出角膜塑形镜片尾的精确定位方法及其影响因素;北大人民医院何燕玲主任医师从近视发生机制角度分析周边屈光度与近视的关系;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张钰副主任医师带来LASIK联合预防性交联的临床应用经验;李莹介绍了全飞秒手术并发症的处理方法;同仁医院宋红欣副主任医师致力于研究眼睛像差及自适应光学在眼科中的应用。

大家也许会疑惑,去了眼视光中心发现眼球还有其他问题怎么办,能一起治疗吗?别担心,眼视光中心除了负责视光学方面的需求,例如针对屈光不正的光学矫正以及激光和手术矫正,还可以通过早期检查发现应用视光不能解决的视觉问题,从而转诊至传统眼科进行进一步诊治。传统眼科对眼球器质性病变治疗完成后,还可以再转给眼视光中心,然后通过视光矫正提高患者的视觉质量,例如低视力的矫正等等。这样一来,传统眼科和眼视光中心可以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可以给前来就诊的患者提供便利、完整的治疗流程。所以如果家长和孩子们如果有这方面的需求,可以安排好时间到眼视光中心就诊,美丽“视”界,要用心呵护哦!

赵明威呼吁推动设立“视光师”这个职业,让高端眼视光人才有更好的发展前景。在学科知识体系构成上,眼科医师需要掌握的相关知识偏向临床医学,而眼视光师除了掌握与眼相关的解剖、生理和常见疾病外,亦需要高等数学、物理光学以及生物医学工程的相关知识。

这么多孩子近视了,而且高度近视还可能致盲,大家都着急,政府部门也采取了相应行动。早在2018年8月30日,国家卫健委等八部门就印发了关于《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通知,提出“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百分点以上”的目标。

1988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医学系,1990-1995年考入北京协和医院眼科师从张承芬教授攻读并获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师从黎晓新教授从事玻璃体视网膜外科的临床与科研。1997-1998年赴美国南加州大学Doheny眼科研究所拜师著名眼底病学家Stephen J Ryan教授完成博士后研究。赵明威坚持以临床实际需求为研究方向,近年来在中心性浆液性脉络膜视网膜病变(中浆)的诊疗、新生血管性青光眼治疗策略的建立与推广、特发性黄斑孔手术预测等临床科研领域取得重要进展,研究成果发表于NATURE COMMUNICATIONSJAMA OphthalmologyIOVS、RETINA等国际著名学术杂志。参研项目先后获北京市科技进步一、二等奖,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等。

如何拯救孩子们的近视?北大眼视光中心专家有建议

学术交流提高了眼视光医学的学术影响力,拓宽了从业人员的学术视野,交流学习了视光学的国际国内学术新进展,推动了眼视光专业与技术深入发展。同时,专家们齐呼吁加强高端眼视光人才的培养。

北大第一医院眼视光中心

图片 4

图片 5

赵明威以第一或通讯作者发表中、英文论文50余篇。合作主编《视网膜色素上皮基础与临床》《眼底病学》副主编,《玻璃体视网膜手术学》副主编;主译《视网膜图谱》《RETINA》第二分卷、《眼外伤与眼科急症处理》。2006年获北京地区百名优秀青年医师称号,2008年获北京大学方正奖教金,2014年全国眼科大会获中美眼科学会“金钥匙奖”和首届“何氏眼科创新奖”,2016年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医师分会年会上获“中国优秀眼科医师”称号,2017年荣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京城好医生”称号,入围《2017年胡润·平安中国好医生榜》。

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第十一、十二届常务委员兼副秘书长、眼底病学组副组长;北京医学会眼科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副总干事长;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常务理事、眼科分会常委、视觉健康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老年医学学会眼科分会第一届委员会副会长;欧美同学会中国留学人员联谊会医师协会眼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华夏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奖评审委员会委员,RETINA中文版副主编,《中华眼底病杂志》副总编、《中华眼科杂志》《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中华实验眼科杂志》等编委。

基于这样的背景,北京医师协会眼科专科医师分会决定成立眼视光专业委员会。

赵明威介绍,联盟的主要工作是科普和培训,让更多人认识和重视视觉健康,规范和提高眼视光的临床水平。未来,联盟将加强区域医疗资源整合,促进优质医疗资源的纵向流动;充分发挥各级医院和专家的特长,在眼视光学的临床诊断、远程医疗、患者服务、医学教育、学术研究、学科共建等方面全面开展协作,使眼视光联盟内的医疗资源得到拓展和广延,带动北方地区各级医院的共同发展,规范和提高区域内眼视光临床、教学、科研水平,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文/徐琼)

赵明威当选北京眼视光专委会首任主委

5月27日,“北京大学医学部首届眼视光学术与发展论坛”在京召开,汇集了众多眼视光界的专家学者,共同为北京地区的眼视光学科发展献计献策。

图片 6

郭积勇对“眼视光专委会”的成立表示祝贺,他指出该专委会的成立是眼视光专业发展及交流的必然选择,希望通过各方力量的信任与支持,及时分享学术进展与信息,吸引更多的医院及地区参与到这项工作中来。

发达国家的眼视光教学体系较完善,国外很多顶级学府均开设眼视光学专业,培养顶级的眼视光人才。而我国对高端眼视光人才的培养重视不够。全国开设眼视光医学专业五年制本科教育的高校有15家,仅有一所211院校,其它理学类四年本科教育的高校28家,我国急需培养具备多学科交叉知识背景的眼视光高级复合型人才。

眼视光学是一门以眼科学和视光学为主,结合高等数学、光学、生物医学工程学等知识所构成的一门专业性强、涉及面广的交叉学科。眼科学与眼视光学工作范畴存在交叉,但患者群体又有明显区别,前者主要治疗器质性眼病,后者则主要提供初级眼保健、眼慢病管理、验光配镜、接触镜验配、低视力康复等功能性眼病的矫治。

我国眼视光师缺口达30万,眼视光学科发展缓慢

2018年5月27日,“北京医师协会眼科专科医师分会眼视光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眼视光专委会”)在京成立,北京大学医学部眼视光学院院长、北大人民医院赵明威教授当选为首任主委,北京协和医院李莹教授、北京同仁医院付晶副教授、北大人民医院王凯副教授担任副主任委员,北大人民医院徐琼博士任秘书。

赵明威,教授,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眼科与眼视光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医学部眼视光学院院长。

据2016年《国民视觉健康》白皮书显示,2012年中国5岁以上的总人口中,近视患者人数约4.5亿,到2020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7亿。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合格的眼视光师严重匮乏,估算缺口达30万人。

图片 7

附:眼视光专委会主任委员简介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眼视光学科发展起步较晚,眼视光学的教学体系还有待完善,各类原创性的眼视光产品几乎全部由国外的眼视光科研机构研发并转化。我国的屈光不正人群数量世界第一,眼视光的临床水平在不同地区也是参差不齐。

为促进北京地区眼视光学科发展,推动眼视光医疗机构之间的资源共享,促进各个兄弟医院眼视光医疗、教学和科研水平的提高, 5月27日在眼视光专业委员会成立之时,北京眼视光联盟也同时启动。

“我国5岁以上人口中,近视眼患病人数约4.5亿,青少年近视已成为严重的社会公共卫生问题;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合格视光师严重匮乏,缺口估算达30万人。”

编辑:麦洛

北京眼视光联盟成立,搭建视光发展平台

成立仪式

北京大学作为全国的顶级学府之一,已经意识到培养高端眼视光人才的重要性,在2016年12月成立北京大学医学部眼视光学院,开展眼视光硕士研究生培养,下一步将继续完善眼视光教学体系建设。今年3月,北京大学成为首批获得包含眼视光学在内的“医学技术”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的5所高校之一,目前正在积极筹建“跨学部共建新体制生物医学工程系”,其中包括视光学专业。

全体联盟成员单位代表与医师协会领导、眼视光专业委员会合影

责编:白杨

编辑:学信档案 本文来源:北大眼视光中心专家告诉你,北大人民医院赵明

关键词: